当前位置:大大化工旅游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
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
2022-12-05

走过很多的路,看很多的风景,和身边的陌生人聊天,看不一样的日出日落,只为体验不一样的视觉冲击带来的美好画面,完成自己的梦想,不留遗憾,生命在于折腾,折腾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。

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一座城市,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,把高楼和道路全部沙化。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掩埋。所以我们泪流满面,步步回头,可是只能往前走。 -- 张嘉佳

有意思的人,总会被挖掘。

这个世界上总有人以你想要的方式活着。

她的笑容让我觉得温暖,她的旅行经历的有趣让我冲动地尝试了一段一个人旅行的时光,这段时光里,让我收获了太多惊喜。

她提到的两个观点真的是我自己深有感触的。如果你没有尝试过一个人旅行,也许你体会不到那种精神世界的满足感。她说

「独自旅行,给你足够给你时间和空间去接纳、去思考、去成长、去感动,它带你离开你的舒适圈,在没有小伙伴的情况下,学会静下心来享受每一个瞬间、每一个当下、每一个没有干扰的当下。」

我知道一定会有很多人问「一个人出门,不会遇到危险吗?」

我们从小到大,都被告知,外面的世界很危险。这也是我们很多人放弃单独旅行的原因。

对于这个问题,阿蕾的回答和我一样

「会的,但还是鼓励你去看看这个世界,靠自己的力量。说起危险,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危险,就算在你自己的城市,走在马路上也是危险,喝奶粉也是危险,多吸几口雾霾都是危险,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就应该天天窝在家里避险。」

我在自己一个人动身去旅行的时候,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一个人去到西安、武汉和长沙。将来还会一个人去到更多城市。

我自己也明白,路上一定是有危险的,但路上的人和风景更加吸引我,一趟旅行回来,我还是好好的。

路上的时光让我得到了升华。人生本是一个不断净化和升华自己的过程。

很多人总觉得旅行要花很多很多钱,其实只要有心,你背着一个行囊就可以上路了。钱不够可以努力赚,可以先从近的地方开始玩起。

她分享了自己第一次去泰国旅行只花了2500人民币。

所以真的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你那颗心,有没有真的想要在路上。

阿蕾的旅行,我都好喜欢,她在印度那一次的旅行是我印象最深刻的。当时很多人都给她发了印度有多危险的信息,我想她肯定也有害怕过,但是她还是选择踏出了那一步。

在当地,她定了旅行社。和她的朋友一起过去,而这一次的旅行,让她彻底地爱上了印度。她称「印度是她度蜜月都想要再来的地方。」

在印度金城里,她认识了一个在airbnb工作的小哥,他的工作就是环游世界,说服当地人加入Airbnb。

在老德里夕阳西下时分,坐在旧屋顶上看街道上的人来人往,看鸽子和鹰交错,日与夜交替,三两只猴子从身边过,听楼下店家哼唱着听不懂的小调。

在传说中全印度洒红节最疯狂的马图拉,被一大群印度汉子追着洒粉。

有时候越是险境,风景越是美丽。

相比和朋友一起去的旅行,我觉得阿蕾的独自旅行更加吸引和精彩。

去泰国的时候,她刚刚分手,她说失恋可能会让人有冲动做出以前都不敢做的事情吧。那是她第一次一个人旅行。

在泰国的沙美岛上,那里游客很少、很安静,沙子也很软,海也很蓝。在那个沙滩上,有很多的酒吧和餐厅,店里的员工会在太阳下山的时候,往店铺前的空地上面铺上花布垫子和小桌子。

她坐在花布垫子上,听着Adele的someone like you,看着沙滩上慵懒的狗、在身边转悠等着吃海鲜的鱼、偶尔在头顶上飞过的海鸥以及在海边上跳舞的一家三口。

在马来西亚的时候,她仙本娜的马布岛上潜水。在岛上偶遇在小桥上对着夕阳唱歌的马来西亚小哥,从马来西亚民谣,唱到最近流行的英文歌,再唱到他们唯一会的一首中文歌。

歌声里带着自由、洒脱和激昂。她学会了慢慢沉下心来享受小岛上幽静的生活,并成功考到了我的第一张潜水证。

在岛上的日子里,她和巴瑶族人的孩子相视而笑,和潜水学校的学员和工作人员们横躺在小桥上看星空聊天,和马来西亚的小哥对着晚霞唱一整个傍晚的歌。

在墨西哥的小城坎佩切里,她感觉连空气里都飘着橘子汽水的味道。这座城市,让她找到了想与爱人分享的冲动。她说如果以后她有了爱人,她一定要他来这里看看。

墨西哥给她的感动,是墨西哥大叔抹了一整瓶摩丝的油头和俏皮的小胡子,是公园里打墨西哥麻将还白了她一眼的玛雅奶奶。

所有的旅途,都让她享受到了当下,享受到了从容。

在全哥伦比亚最有名的彩色市场Raquira和当地人挤一辆摇摇晃晃的小面包车,听着广播里动感的哥伦比亚音乐,和身边的大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。

在全南美最古老神秘的La Paz女巫市场闲逛,被上前搭讪的玻利维亚女巫调侃。

在玻利维亚的乌尤尼天空之境里陶醉。

在厄瓜多尔的露天温泉里泡澡,看老鹰在山谷里盘旋,看云飞远了又回,听雨落在屋檐的滴答声,听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响。

在里约最美的Mirante Dona Marta山上,遇见一个来自法国的姐姐,在世界各地旅行时,都会拿着一张写着“hi 妈妈” 的纸,为家里的妈妈拍一张照片报平安。

在复活节岛上开一辆小破车,生活作息跟随着日月星辰。天晴就出海,天灰就爬山。

阿蕾只是一个94年出生的女孩子,从小在南方长大,12岁时随家人移居美国,15岁时一个人搬到洛杉矶求学,过去的她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宅女。

2013年的11月,在从学校开车回家的路上,阿蕾被一辆大卡车追尾。她连车带人翻下了高速公路旁的山沟,被撞的瞬间就陷入了昏迷。

「幸好是副驾驶座着地,如果是我的驾驶座着地,我当时可能就死掉了」她说。

醒来的阿蕾满嘴都是碎玻璃,她被安全带悬挂在驾驶座上动弹不得,车随时可能漏油着火,她也不知道大半夜的谁回来救她。

从那一刻,她决定要一件一件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完。

我又在计划下一次一个人独立旅行的目的地了,我希望下一次我可以听到更多人都踏出第一步,走在独自旅行的路上。